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如歌行板:王婕
如歌行板:王婕

如果说在南行的路上还心存忐忑,那么在见到王婕姐的那一刻起,所有的顾虑都烟消云散了,留给我的是一段快乐而激情的日子,终生难忘。

  走出站台,远远看见一袭黑衣的王婕姐站在人群中,但目光却不是朝向出站口,而是游移在远处。我知道此时的王婕姐,在心中的期盼之外还存有一丝的羞怯和不安。毕竟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啊。但是,当我一路小跑上前并拥抱王婕姐时,一切都变得自然起来了。王婕姐挽起我的胳膊,走在对我来说还是陌生的城市的大街上。从那一刻起,心中对这座陌生的城市忽然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在我到来之前,王婕姐就已订好了宾馆,并从自己家里带来被褥等物品。医务工作出身的王婕姐,保持着干净整洁的生活习惯,因此在初见之时就让我倍感舒心和亲切。我们来到房间,略作休息便去逛街了。在这座历史名城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王婕姐带我品尝了当地的一些着名小吃,一路上谈笑风生,很晚才回来,还买来许多物品和零食。这样做很好,逛街过程可以给彼此一个缓冲空间,便于进一步互相观察和了解对方。当然,观察的结果是双方都很满意,一如几个月来在网上的感觉。当满载而归回到宾馆,我们已经很亲近很自然了。

  王婕姐脱衣上床,这个举动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虽然在南行之前我也做过种种设想,但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如此顺利。所以,当我看到王婕姐自己脱衣上床,后面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现在回想当时那一幕,我很感谢王婕姐没有给我尴尬。

  虽然是南方城市,但在春节刚过的季节还是有几分凉意。我跟着脱衣钻进被窝,一下子拥抱住王婕姐温暖柔润的身体。王婕姐是一位很漂亮的女人,虽然岁月使她失去了年轻时的艳丽,但却有了如美酒一般中年女人的风韵。我轻吻王婕姐,王婕姐紧闭双唇没有配合,转向王婕姐脖子和耳根吻去,王婕姐很受用,微闭双眼。我双手轻抚王婕姐丰满的乳房,真没有想到王婕姐在这个年龄还能保持乳房的形态和手感,没有完全松软下垂,感觉太棒了。慢慢的,我把手伸进了王婕姐的内裤,王婕姐双腿微微张开,我抚摸到王婕姐软软的肉缝。王婕姐的阴毛不多,使她的阴部显得更加丰满。特别是耻骨前的肉垫像馒头般高高鼓起,我开玩笑说这是为男人准备的缓冲垫呵。王婕姐幽幽作答,那语调和表情,我敢说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如醉如痴。我又开始吻王婕姐的双乳,王婕姐轻哼,掀掉被子挺胸前递,好像生怕我够不着似的。

  王婕姐抚摸我的小弟弟,而我玩弄着王婕姐丰满诱人的乳房。当我回身再去亲吻王婕姐,王婕姐微张双唇接受了我。在我的亲吻下,王婕姐摇晃脑袋并发出哼声,情绪很激动的样子使我兴奋起来。我扯下王婕姐的内裤,开始用舌头挑逗王婕姐的阴唇和阴蒂,这使得王婕姐反应很强烈,哼声更大了,还不时高高翘起腰部,极力配合我的动作。我不停地用舌头挤按王婕姐的小豆豆,还用手指拨弄王婕姐的阴唇和阴道,王婕姐忘情的哼哼扭动。有一次将腰部翘得很高,似乎是用后脑勺作支撑,将整个背部都抬了起来。我知道王婕姐已经很激动了,于是问王婕姐要不要。要,要!王婕姐竟急促地连答两声。我连忙分开王婕姐的双腿,将小弟弟送入王婕姐最神秘也是我一直最盼望的地方。

  哦,好舒服啊。特别是在这冬天的季节里,那种来自王婕姐内部的温暖让我的小弟弟感觉格外分明,格外舒服。抽插了一阵,我发现在席梦思床垫上动作不协调,于是我翻过王婕姐的身体,让她跪在床边,把那座肥美的大屁股朝向我。我不知这个要求是不是过分,但是在那个关头我也无法顾及这些顾虑,直接提出要求。王婕姐真的就那样做了,我像是受到了鼓舞,站在床边开始冲刺。说是冲刺,其实我的动作还是很温柔,也很在乎王婕姐的感受和反应。多年的书香熏就了我这样的性情,王婕姐后来还婉转地告诉我说,做这件事不要太儒雅,应该原始一些,粗野一些。

  我抱着王婕姐的大屁股抽插着,后来看到王婕姐显得有些不自在,担心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小弟弟不雄伟,不能满足王婕姐期望中的要求。于是问她怎么了。她说是想撒尿。我放开她,撒尿回来我们继续干,干着干着我问王婕姐感觉怎样,王婕姐反问道怎么这么长时间呀!并且问过之后,在床上爬着向前逃去,似要躲避我的抽插。

  这个反问和举动让我好生纳闷,从我所有能看到的信息来说,到处都是因为男人时间太短无法满足女人而出现的各式各样的壮阳治疗,我的过程才进行了不到半小时,王婕姐就质疑时间太长。但是在那一刻,我无已法从正在进行的节奏中停止。其它事情以后再说,眼下我得先满足自己!所以我加快节奏,在一阵猛冲之后发射了自己的炮弹,浑身轻松下来。

  我们先后去浴室冲洗再回到床上。在床上,王婕姐一头钻进了我的怀里。我抱着王婕姐,轻轻抚摸王婕姐的秀发和圆润的肩背。忽然,王婕姐要嘬我的小弟弟,也就是为我口交。天哪,这个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据说女人为男人口交,既是男人最大的享受,也是绝大多数女人最厌恶做的,王婕姐竟主动提出了这个连我自己也羞于出口的事情。但是我从未有过被口交的经验和感受,一时之间不知该回答是还是不是。王婕姐不等我回答就俯下身子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哦,那个刺激不是一般的强烈,我忍受着,看着我的小弟弟在王婕姐的口中进进出出,王婕姐还不停地用舌头环绕我的龟头舔我的尿道口。

  后来,我们在被窝里相拥而卧,相互抚摸着休息了一阵,我告诉王婕姐我还想。一方面是我的确还想,一方面也想验证一下王婕姐对我的感觉。令我欣慰的是王婕姐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我又一次把王婕姐搞得想撒尿,在两次撒尿后王婕姐在我下面嗷嗷地扭来扭曲,直到我再次发射完我的千万子孙。

  后来我们都很累,相拥着在不知不觉中都睡着了。半夜时分我忽然醒来,黑暗中感觉到怀里的女人,睡意顿消。我轻捏王婕姐的乳头,王婕姐在睡眠中发出轻微的哼声,令我性趣盎然。我又开始抚摸王婕姐的阴唇,厚厚的阴唇在我手指的调弄下张开合上再张开,好像引诱着我。捏弄了一会王婕姐的阴唇和小豆豆,阴唇之间竟也有些湿润的感觉。于是我不顾酣睡中的王婕姐,侧过身子搬开王婕姐的一条腿,和王婕姐呈十字交叉状横躺在床上,摸索着将自己的小弟弟送入王婕姐身体开始运动。这时王婕姐醒来了,没有做声,配合我的动作。酣畅淋漓的痛快之后是筋疲力尽的累,之后我们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

  洗嗽完毕,吃了点昨日买来的零食,相视而笑。面对如此良辰美景,如此佳人风韵,我们岂敢有丝毫浪费。我又一次把王婕姐按倒在床上。有了昨夜的激情,早已突破了王婕姐的心理障碍。我把王婕姐剥得精光,挑逗玩弄着她每一寸敏感的肌肤和诱人的部位,直弄得王婕姐心巾摇曳,魂舍难守。王婕姐成熟丰满的身体被我不停地拨弄,一对大乳在我眼前振颤着晃来晃去,一身软肉白花花耀眼,使得整个房间都明亮了不少。在床上我逗弄她身体,就像在玩弄一朵盛开的荷花,雍容而超俗,美不胜收。我们恣意了,这种恣意不是淫荡,是一种对生命彻底释放的过程。我不禁拿出相机对着她拍摄,为日后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回忆。

  做完这一切已是中午时分,这期间我的小弟弟一直处在亢奋状态。当我扔下手机再次抱住王婕姐时,我忽然发现我的小弟弟前竟也挂着一滴的液体。呵,我也流水了。以前我只知道女人会流水,真没想到男人也会流水啊,真是神奇。这一发现让我兴奋不已,抱着王婕姐狂乱的抚摸亲吻,最后,再一次把小弟弟送入王婕姐的身体。跪在床边上的王婕姐就像是一匹大白马,让人干得畅快过瘾。终于明白为什么女人被玩弄却常常说是被人骑了,有道理啊!尤其是眼前这匹母马,虽说已经失去了年轻时的艳丽,却也温顺服帖,令人舒服。我的双手扶着王婕姐的蛮腰挺腰冲刺,小弟弟一下一下突进大白马的肉缝,小腹也一下一下撞击在王婕姐肥硕的大屁股上,我很舒服王婕姐也很舒服。被征服的女人在被痛快的干着,还在不断地被男人的腹部拍着马屁,自然是舒服极了。末了,在一阵阴囊收缩阴茎振颤之后,把一股带有男人味道的液体射进了王婕姐的体内。

  晚上回来,自然免不了再来一番激情。这次王婕姐跪俯在床上,我没有站在地上而是跪在她身后干她。我干了一会儿觉得高度不很合适,抽出来时却发现昂首挺胸的小弟弟正指着王婕姐的肛门,于是有了插王婕姐后庭的想法。征得同意后我戴上安全套,涂上润滑液,把小弟慢慢地插入了王婕姐的肛门。我一边向里面送,一边侧身看着王婕姐的反应。王婕姐一个劲地喊疼,大声叫唤。王婕姐的后庭特别紧,但我不想弄坏王婕姐,所以没弄多久就赶紧抽了出来。我抽出后王婕姐去了卫生间,回来告诉我说有一丝血。血我没有看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心里还是有些内疚。我紧紧抱着王婕姐抚慰她,希望王婕姐的疼痛快点过去。一阵之后,我们用正常的方式释放了激情,这匹大白马被我又骑了一遍。那些天,我记不清我干了王婕姐多少回,反正感觉是只要有精力就要干,不分白天晚上。而王婕姐也真耐干,阴私处不红不肿,随时要她都能给。我让她干什么她都愿意,王婕姐已是我胯下的女人了。

  翌日上午醒来,我问王婕姐今天有何打算,王婕姐抱住我的腰轻晃。真后悔刚才还穿上了衣服,这会儿又得脱。做爱,还是做爱,永远不够的做爱!我和王婕姐在床上翻滚着,我用双手聚拢王婕姐的两只大乳,把两只奶头同时含口中使劲嘬起来。在那一刹那,王婕姐就像触电一般仰头呻吟,不住地叫喊说刺激好强烈。在我的调弄下王婕姐成了一匹发情的母马,恨不得被男人撕成碎片。让我看到了一个富于激情而又被征服的女人在男人面前是多么的放浪,我很喜欢这个样子的王婕姐。明媚的阳光照得整个房间亮堂堂的,光线很好。我不禁再次拿出相机自拍了我们赤裸相拥的场面。我的阳具出入于王婕姐时的情景,湿淋淋泛着光的男根拨开稀疏的荒草,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快乐地开垦耕耘,而这块自留地也竟是那样的肥沃诱人。

  ……

  离别的日子还是来了。最后一天的清晨我们醒来,起床整理我的行囊。王婕姐陪我吃过最后一餐,送我去车站。在站前广场,我们不止一次的拥抱吻别,亲昵的举动引来周围许多奇怪的目光。管他呢,我爱着王婕姐,王婕姐也深深地爱我。在列车启动的那一刻,我拨通王婕姐的手机,耳朵里传来王婕姐哭泣的声音。我柔声安慰着王婕姐,但是心里已很清楚,王婕姐如泣如诉的声音就像一根柔柔的线绳,从此将永远地牵着我,无论我走多远,心都在线绳的另一端,无论我走多远,最终我都会回来!

  【完】